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理解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基本思路

2020年09月09日 来源:包头党校 点击:0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中谈到“八个坚持”,其中之一是坚持打牢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思想基础,为此,会议强调要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党的十九大将培养中华民族...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中谈到“八个坚持”,其中之一是坚持打牢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思想基础,为此,会议强调要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党的十九大将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上升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将坚持各民族一律平等,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实现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总结为我国国家制度与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之一。在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已经成为新时代关系国家与民族命运的重要理论与现实命题,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通常,意识在被意识到之前可能是潜在的、模糊的,而意识的铸牢又常常建立在意识觉醒的基础之上。从意识不到,到意识觉醒,再到意识铸牢,这个过程通常很漫长,但也可以短时间内实现,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即是如此。数千年来,一代代中华儿女薪火相传,创造并发展了光辉璀璨的中华文明,在近代以来血与火的抗争中,各族人民血流到了一起、心聚在了一起,共同体意识空前增强,中华民族实现了从自在到自觉的伟大转变。如今,中华民族共同体与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价值融为一体,化为一种集体身份与尊严。在追寻美好生活的道路上,我们不应忘却本与根的文化命脉、血与火的革命记忆、强与兴的历史使命,我们不仅要明白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什么,还要坚定地增强这一意识,从而打牢不断前行与向上的思想基础。

理解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基本前提

就类型而言,意识无外乎两类:一类是存在于所有成员头脑之中的大意识,通常与社会文化环境相依存,是一种具有相似乃至贯通属性的存在;一类是只存在于个体成员头脑之中的小意识,通常与个体经验相关联,是一种具有差异性的存在。在现实生活中,意识总是游离于大意识与小意识之间,相对性地共存。大意识没有小意识的支撑和贯通就不会存在,小意识在对大意识的内容体系进行能动选择的同时,又常常受到大意识或直接或间接的规约。我们可以将大意识理解为特定范围内所有成员与相关生存环境互动而生发的意识关系总和。

显然,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就是上述关系总和式的大意识。它是一个聚合各族人民所能感知、所持价值和所要致之于一体的心态体系,既是一种归属体验,又是一种共善信念,还是一种能动意愿。具体来说,这样的大意识表现为各族人民心连心一家人的温暖归属体验、手拉手一起走的共善价值信念、同手足共复兴的责任使命意愿。用习近平总书记的话来说,就是“中华民族一家亲,同心共筑中国梦”。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一个相对开放的意识体系,各族人民的亲和感知、精神信仰、行为意愿都是其构成要素。

从“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到“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虽然只有两字之差,却是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毫无疑问,对前者的思考会落脚于大意识层面,至于后者,则未必只关注大意识,而是要时时着眼于各种各样的小意识,即如何把握小与大的关联、实现众多小意识的协和贯通。正是在此意义上,我们说大与小是理解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基本前提。

应当说,小层面的无意识、潜意识乃至意识迷茫现象仍广泛存在。许多人生于斯长于斯,融于中华民族共同体之中,对潜存的大意识、小意识并无觉察;许多人行走中国,感受着广袤疆域的地理人文差异,意识到中华民族因多元一体而充满活力,但对深层次的精神信念尚无寻察;许多人渴求登高望远,有意识地想象并期盼自身未来的前景,但因囿于一己一时一地,对整体航向缺乏洞察。

这些普遍存在的现象,背后均映射出一个视角、眼界或格局的问题,体现了大与小的基本关系范畴,诸如宏观与微观、长远与眼前、全局与细节、集体与个体等。借此关系范畴来审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就能够明晰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前提意涵,即要唤醒一些习而未察的无意识,明晰一些优秀且具超越性的精神价值,发掘一些能动性的进步意识,一点一滴地超越个体小意识,培育宽眼界、长眼光、大格局的思维能力,实现大意识与小意识之间的彼此理解、相互贯通。

把握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核心内容

事物一旦超越个体的小,形成相对的大,另一对非常关键的关系范畴就会出现,即同与异的关系。涉及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核心内容问题,同与异这对关系范畴可以提供一定的进路线索。

从现实的角度来说,在我国如此广袤的疆域上,差异必然是广泛存在的。不过,异彩纷呈总是有存在条件和保障的,这就涉及同的问题。中华民族如此多元,却能够长期存在延续,关键就在于具有某种同的特质。抽象地来看,“同”具有两种基本意涵,一种是相同,一种是共同。“相同”排除了异的存在空间,只保留同一性的内容;“共同”则为异之共生提供了丰厚土壤,以保障互助协作内容的生成。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既要考虑前者,以保障整体性的共存,也要考虑后者,以促使共同体保持生机和活力。

对中华民族这样一个有着数千年历史的共同体而言,同一性最为明显的表现就是中华文化。那些习而未察的无意识、优秀的精神价值、能动的进步意识,无一例外都根植于厚重的中华文化土壤中。因此,中华文化这一丰富资源,自然成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底色和毋庸置疑的本源性内容。

在同一性层面,还有一些内容是相对清晰的,这是由近百年来中国政治文明现代化的独特路径赋予的,即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及其选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近代,中华民族遭遇空前危机,而国民整体又处于低组织化状态,唤醒大意识,凝聚并组织各族人民奋起自强成为历史所需。中国共产党勇担历史使命,以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团结国内一切力量,建立统一战线,最终缔造了新中国,实现了民族解放和主权独立,由此奠定了国家统一稳定的内在秩序,为各族人民安居乐业提供了政治基础保障。此后,经过曲折探索,中国共产党带领各族人民走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

就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而言,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最为核心的对象性内容。动态地审视这五个关键的对象性内容,会发现其具有共同性的一面:新中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各族人民共同缔造的,中华民族是各民族交融汇聚形成的,中华文化是各民族共同创造的,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共产党带领各族人民共同走出来的。可以说,从异到同,在动态的历史过程中,提供了一个由小及大的内容体系、厚重根源和行动方案,这就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这一大意识的基本进路体现。

理清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团结进步理路

如果说,大与小构成理解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广阔视野,同与异构成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内容厚度,那么如何进一步实现范围与内容的契合,就需要用“大同小异”的思维。大同小异的基本意思是大体相同而略有差异。将其放到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语境下进行诠释,就是指大意识要向共事靠拢,小意识要向优异靠近,简言之,就是团结进步。

大意识向共事靠拢的团结思路,可以通过一个非常熟悉的场景来理解。当大家共同参与完成一项任务时,会自然生发出一种聚合向心的意识和感觉。尽管大家的角色分工、职责范围、权限大小各不相同,所从事的也是不同的工作,但源于共事情境及其引发的关系联络,相互之间便生发了良性互动与影响,每一个个体都找到了相似的感觉,即他者与自我紧密关联——我所从事的事情要建立在与他者的联系基础之上,他者所从事的事情也离不开我的存在。因此,大意识向共事靠拢,能够促成团结协作,生发共鸣性的归属感与荣誉感。

小意识向优异靠近的进步思路,同样可以借助一个实验来体现。当大家都处于一个集体中时,个体的优异进步是需要给予激励的。小意识向优异前进,能够促成创新进步,激发共同体的活力。

将上述思路引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中来,就要求一方面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置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中,让各族人民认识到复兴伟业的大意识与每一个个体都息息相关。从正向维度看,每个人的努力进步和能动维护都是为这项事业添砖加瓦,都值得肯定;从反向维度看,任何破坏进步的行为,如扰乱秩序、分裂国家、伤害同胞等,都是拆砖卸瓦的可耻行为,都需要加以抵制。另一方面,要将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置于面向个体成员的激励中,对各领域、各层次为中华民族复兴伟业作出贡献的人与事给予表彰和赞扬,让各族人民意识到各种进步小意识都能够得到认可和激励。这样一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所着眼的团结进步理路就更为明晰。需要强调的是,全国56个民族都是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主体和重要力量,全体人民既是主体,也是对象,更是受益者。

总之,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既要理解大与小,又要把握同与异。大与小反映意识的层次,同与异反映意识的内容。大意识要向共事靠拢以唤醒团结意识,小意识要向优异靠近以唤醒进步意识,“大同小异”才能使中华民族共同体在凝聚的基础上保持活力。